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北京协和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吴南——让患者“挺起脊梁”

最新动态 2022-07-09951本站admin

吴,北京协和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

让患者“站起来”(奋斗者很年轻)

吴有一个很酷的微信名字“武侠”。他的“武器”是手术刀,“敌人”是脊柱畸形。

吴,1986年生,北京协和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青年科主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脊柱畸形大数据研究与应用重点实验室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今年,它获得了第16届***的“中国青年五四奖章”。

吴总是匆匆忙忙,每天无私地工作。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我几乎在医院呆了一整天。门诊、查房、外科、科研、教学。。。他的日程排得满满的,甚至午餐时间也常常被占用。

面对世界范围内的脊柱畸形问题,他和他的团队成员始终站在最前沿,不断攀登新的高峰。他从医十多年来,手术总时间已超过1万小时,使无数脊柱畸形患者实现了“昂首挺胸”的梦想。

寻求毫米精度和极限突破

脊柱畸形是一种致畸性和致残性很强的疾病。发病年龄涵盖整个生命周期。它可以像新生儿一样年轻,也可以像最年长的老人一样老。脊柱畸形手术因其耗时、精确、困难和风险而被称为“脊柱外科的珠峰”。

在北京协和医院骨科邱院士、北京协和医院骨科主任简建国的领导下,吴主要从事脊柱畸形手术。他努力做到一点一滴的准确,突破极限。他被称为“刀尖上的舞者”。

吴说:“脊椎骨包裹着脊髓。脊柱畸形手术不仅要保证脊髓不受损,还要矫正坚硬的脊椎。有时甚至要切除部分脊椎,这往往是危险的。”

有一次,他给一名4岁的儿童做了手术,期间发生了一起事故,一条血管爆裂。凭借这位外科医生独特的冷静和敏捷,他和团队一起迅速进行了一系列治疗,避免了危险。“即使你犹豫了一两秒钟,或者手术出错,孩子也可能会丧命。”吴回忆道。

脊柱畸形手术很困难,每次手术平均需要4到5个小时。在建主任的领导下,吴每周二、周三安排全天的手术,经常挑战生理极限。吴的手术时间最长,花了14个小时。他像钉子一样钉在手术台旁边,直到为病人缝了一根针。这时,吴的腿僵硬了,走不动了。然而,每当他亲眼看到病人时,从佝偻病和一见钟情、自卑和敏感,到术后挺直、自信、开朗的姿势,他都能深切感受到“站起来”这句话的份量。

脊柱畸形遗传学研究体系的构建

今年4月,中国医学科学院在中国医学发展大会上发布了《21世纪中国重要医学成就》,其中“脊柱畸形的分子遗传学研究与临床应用”被列入名单。

对于脊柱畸形患者,早期诊断和早期干预具有重要意义。然而,脊柱畸形的病因诊断在世界上尚属空白。“如果能够找到致病基因并进行早期干预,患者可能不需要进入大手术阶段。”吴说。

吴毕业于协和医科大学八年,师从中国骨科专家邱桂兴院士。自2010年以来,吴一直在研究脊柱畸形的致病基因。

2017年,吴来到贝勒医学院从事分子与人类遗传学博士后研究。他谢绝了美国的高薪待遇,于2019年毅然返回北京协和医院。在医院和科室的大力支持下,团队成立了骨畸形基因诊所,诊断骨畸形,特别是脊柱畸形的病因,让更多患者看到希望之光。

经过十多年的不懈探索,北京协和医院骨科和复旦大学团队在国际***上揭示了先天性脊柱侧凸最重要的遗传致病因素,并在《世界***医学杂志》上发表了研究结果。该团队还提出了先天性脊柱侧凸的“中国模型”,该模型在分子水平上定义了一种新的疾病亚型,并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认可。该团队率先建立了完整的脊柱畸形基因研究体系,实现了中国骨科学者在该领域的“零突破”,使中国成为这一国际研究的***。

目前,吴团队的研究成果已在国内10多家***医院、大专院校和科研机构推广,并应用于2000多名脊柱畸形患者。随着***骨畸形遗传咨询诊所在中国的落地,脊柱畸形的分子遗传学研究已进入临床应用阶段。

“将每位患者视为家庭成员”

“医生不能只看电影而不看病人。医生治疗疾病,救人。”在吴心中,临床技术与人文关怀同等重要。作为一名医生,我们不仅要有一把结实的刀,还要有一颗慈悲的心。

“视每一个病人为一个家庭成员”是吴的医学原则。一次,吴做完了一个手术。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他又累又饿。下班前,他还得去病房看病人。当时,我碰巧遇到一个9岁的孩子,胸闷,血氧饱和度低。吴判断可能是胸腔积液,赶紧叫同事在病床旁做胸腔穿刺。然而,孩子哭了又哭,根本不配合检查。于是吴跪在地上,让人们一边哄孩子,一边熟练地操作。穿刺后,吴累得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久久站不起来。

吴在病人面前真诚谦虚。无论贫富高低,他都一视同仁,想尽办法治好他们,不想回来。吴经常想起他的导师的建议,人只有一次生命,不能重新开始。医生应该害怕生命,考虑每一次手术的最坏结果,并尽最大努力减少对患者的伤害。吴说:“当医生的幸福就是做最纯的药,从病人的利益和社会的需要出发。”

2020年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肆虐之时,吴率先组织成立协和青年志愿者团队,帮助门急诊患者回答患者呼救,为群众解答疑问,成为医院“不间断服务”的新型防疫力量。

“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的团队一起工作,回答了7000多个电话。所问的问题包括如何在发热诊所看医生,如何及时看医生,以应对威胁生命的疾病。我们还***时间重新整理疫情早期的患者治疗过程,以帮助医院在疫情预防和控制状态下高效运作l、 ”吴回忆道。

吴一生的成长深受谢赫骨科专家邱桂兴、建国、吴等的影响。在前人的影响下,吴决定成为一名“大医生”。他说,“大医生”就是关心全世界的老百姓,有大格局、大视野、大胸怀,推动中国医学事业从“跟随”走向“引领”,使中国人民在国际医学界有更多发言权,为人类健康做出更大贡献。

[编辑:袁]

Copyright © 2022 博科资讯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8038628号-4 邮箱:528221263@qq.com XML地图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