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增援民警诉说方舱里的“生活百态”

最新动态 2022-04-251084本站admin

(上海战争疫情记录)增援警察讲述避难所里的“各种生活”

中国新闻网

上海,4月23日(新华社):增援警察讲述了避难所里的“各种生活”

作者李淑铮宋一江

“今天将提供10份无糖餐、3份12个鸡蛋和4份肉松粥。”

“上次离开机舱的112号床病人送了10道清真菜和一盒牛肉,都放在冰箱里?”

“63号床是今天早上进来的那位老太太。她92岁了,发了39.5°的高烧。她用了降温药和冷敷毛巾。今天,提醒医生更换敷料并继续观察。”

23日,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交警支队加固庇护所医院的民警潘德华正在与下一批同事办理交接手续。他和另外三名警察在避难所的第15个工作日进行了增援。

警察把巧克力寄给孩子们。照片由上海静安警方提供

尊重79岁糖尿病老人保守秘密

“医院刚建成时,条件不是很好,尤其是伙食由安保部门统一分配,很难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蒸米饭的担忧其实来自最早入院的患者。其中一人79岁,患有严重糖尿病。每次送饭,他都不抱怨米饭,甜食都倒出来了。当他返回午餐盒时,他发现自己的吐槽“清淡的食物还不错,但他太挑剔了。”

这件事传到了潘的耳朵里,老人的异常行为与一些患有糖尿病的老警察非常相似。他立即向支援小组的医生反映了情况。不久,值班医生查看了吴大叔的病历,证实了潘德华的猜测。支援小组连夜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庇护所的特殊膳食,并迅速制定计划并提交给上级审批。

第二天,后勤保障团队得到外部支持,成功开通了“无糖餐”供应渠道。那一天,潘德华在机舱值班巡逻。他和徐医生一起去找吴大叔解释情况,徐医生检查了吴大叔的病历。

“我害怕摔倒(丢脸)。现在你们的医生和警察都很努力。我不想做什么特别的事。当我当时无法忍受饥饿时,我会吃一些,饭后服用胰岛素,坚持几天。”吴大叔有一种古老的上海风格。我不想因为我自己能解决的问题而麻烦别人。我们也尊重吴大叔的选择。我们不是一个人做饭的。为了便于区分,我们只在无糖餐盒底部做了一个简单的标记。

庇护所里的婴儿哭得更少了

潘德华的加固住所有近400张床位。在首批转院患者中,有许多年幼的儿童,10岁以下的儿童超过10人,最小的只有1.5岁。虽然孩子们给抑郁的庇护所环境带来了很多笑声,但许多陪伴的父母仍然有负面情绪。潘德华认为,除了病毒对这些年轻家庭的影响外,他们更担心孩子吃不好、睡不好造成的焦虑。

“我的孩子才一岁多。你还能告诉我什么?没有鸡蛋和水果!孩子不能再吃这些食物了。我还能做什么呢?”4月11日,潘德华在巡视机舱时,发现一位年轻的母亲向保安组的服务员投诉。

“我们可以理解您的心情。这里的大白也有自己的家庭。我们会登记并报告您的需求,并尽快为您解决。”。潘德华把服务员打发走了,但孩子一直在妈妈怀里哭。有着丰富调解经验的潘德华当时不得不尽量缓解父母的情绪。后来,她叹了口气:可怜全世界的父母。

“这些父母并不自命不凡。有些问题需要转移。庇护所里有很多孩子。我们不能让焦虑蔓延。”。在第二天的舞台研讨会上,潘德华向支持小组组长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很难同时满足庇护所中所有“婴儿”的所有需求,因此“额外保障”是相同的。首先解决鸡蛋、牛奶、水果和营养粥等“必需品”,然后根据情况“购买足够”的小零食和玩具。

适应和变化逐渐使庇护所的气氛和谐起来,孩子们哭得更少了。甚至在一次小屋之旅中,潘德华也注意到庇护所里的“皮肤王”(特别是顽皮的孩子们)正坐在桌子旁,嘴里叼着棒棒糖,正在上一堂严肃的网络课。

几天后,队长兴奋地在微信群中发了一条消息。与安全小组发生冲突的家长删除了朋友圈的负面评论。事实上,他们可以看到,在庇护所下,他们需要的是人与人之间更多的理解。

增援警察正在小屋巡逻。照片由上海静安警方提供

谢谢,一盒巧克力和一盒牛肉

4月17日,收容所的第一批病人即将出院。在机舱检查期间,潘德华将单位和家中日前送来的所有慰问巧克力分发给避难所的孩子,鼓励他们出院后注意卫生,听父母的话努力学习。因此,潘德华也被嘲笑为庇护所的“园长”。

潘德华对此并不在意。他担心的是,一岁以上的孩子不能吃巧克力,但他手头没有其他东西可以用作“走出机舱纪念”。但很快,他的担忧就烟消云散了。年轻的母亲注意到潘德华来检查机舱,于是她主动抱着孩子向“白警察”打招呼。

潘德华举起手,像个警察一样向这个年轻女孩道别。潘德华把巧克力塞进母亲的嘴里,“这是给你的。你出门时也要注意安全。”。原来,在43岁的潘德华眼里,她面前的年轻母亲其实只是个孩子。

与潘德华寄出的“纪念”相比,支持小组在过去两天里还收到了许多来自患者的材料。今天,这盒牛肉和一些清真菜肴是一个少数民族家庭送来的,他们之前从自己的酒店离开了小屋。加固避难所医院的潘德华同事李广忠转达了患者的感谢和祝愿。我希望避难所里的每个人都能吃到正宗的清真菜肴。不幸的是,我不能亲自做饭。

起初,在家人被转移到收容所医院后,由于宗教信仰的差异,他们的膳食也成为服务支持团队的一个问题。幸运的是,在许多方面的帮助和外部世界的支持下,支助小组成功地为家庭提供了令人满意的膳食。今天,这盒牛肉是他们出院后的回礼和祝福:我希望所有人都能战胜病毒,尽快回到幸福中来。

潘德华说,现在收容所迎来了第三批病人。最小的是一个6个月大的婴儿。***她有一位92岁的祖母生病,管理难度也在增加。然而,庇护所安全的所有方面也在更新、迭代和升级。潘德华相信,他们的安保团队能够更好、更积极地应对各种困难。他们还感谢每个人对他们的理解、宽容和尊重。

避难所不大,只有400多张床。这个庇护所足够大,可以容纳各种生活。(完)

[编辑:方家亮]

Copyright © 2022 博科资讯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8038628号-4 邮箱:528221263@qq.com XML地图 技术支持